上一版
白日流云 寒树独摇
德勋伴我行脚路
阿公阿婆更有“精神头”
停下来 倾听一棵树
给春天排版
无标题
图片报道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3月29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给春天排版

 

    □钱续坤

    季节就是一张图文并茂的精美报纸,春夏秋冬是它别具特色的四个版面,我这次出行,就是要给春天“打扮”一个娇好的“容颜”。

    正是艳阳高照、紫气东来的美好季节,背上相机,骑着单车,兴冲冲地到郊外踏青去。绿的麦苗、黄的油菜、白的梨花、红的杜鹃,加上叫的鸟雀、飞的蝴蝶、蹦的青蛙、游的鸭子,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卷帘花气入,高坐鸟声喧”;不过,我是不愿仅仅局限于感官享受的,因为在我看来,季节就是一张图文并茂的精美报纸,春夏秋冬是它别具特色的四个版面,我这次出行,就是要给春天“打扮”一个娇好的“容颜”。

    占据头条的理所当然是一望无垠的麦苗。其实对于麦子,我们并不陌生,那绿油油的叶给人以昂然向上的信心,那细尖尖的芒给人以不断进取的力量,那金灿灿的穗给人以热情饱满的希望;并且它们自始至终和和睦睦,真诚相待,手拉手,肩并肩,共同分享阳光和雨露,共同对抗病害与寂寞,没有一棵甘心落后,也没有一棵独领风骚。这伟大朴素的禀性,难道不正是勤劳农民形象的真实写照吗?确定了这个深邃的主旨,最好还得配上一幅传世的压题图片,法国画家米勒的名作《拾穗者》最是合适不过了,你看呀,那三位拾穗的农妇既没有自衿的神态,也没有苦涩的怜悯,但是她们敢于在恰当的地方,恰当的时候,适度地弯下高贵的身躯,以自己的热爱和虔诚,捡拾着劳动遗失的果实,补充着土地另一种沉郁的心情。如果在此处需要做个链接的话,已故诗人海子对这种心情诠释得算是比较透彻,因为在海子的眼中,麦子就是粮食,就是生存的根基,他在《城里》一诗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我最爱煮熟的麦子”;同时他还常常以“麦子”自况,在《四姐妹》一诗中,他说他自己是“空气中的一粒麦子,绝望的麦子”。

    报眼的内容比较难于取舍,“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杨柳,“润物有情如着意,滋花无语自施工”的春雨,“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红杏等等,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韵致,假若处理不够妥当,可能谁也不会服谁,给读者的印象也很难过目不忘。但是,这小小的问题难不倒我,因为视野中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无疑是这明媚的春光里最能吸引眼球的贵重黄金,不信请随我手指的方向望去,那热烈的亮黄,那浓郁的金灿,由缜密的花瓣到精致的蕊心,由村庄的边缘到大地的深处,一浪紧接一浪,一波紧接一波,铺天盖地地迎面扑来,既让你躲闪不及,又让你欣喜惊叫:大地一旦披上了绿装,就茂盛了起来,葱郁了起来,显得生机一片;绿装一旦戴上了金帛,就丰盈了起来,荣华了起来,呈现富贵一片。

    确立了这两大版块的具体内容,下面的排版我更是得心应手。那一垄垄的蚕豆,那一畦畦的莴苣,那一片片的云英,仿佛就是一篇篇朴素而厚实的散文,将它们有机地集中在一起,就可以策划成一个主题鲜明的专辑,我连题目甚至都给它起好了,就叫“春意融融”;当然,在春天的版面里,诗歌也是不可或缺的,紫燕、黄莺吟的是七律,蝴蝶、蜜蜂留的是五绝,蜗牛与蚯蚓用它们的身子写下的则是长短不一的现代诗,细细地品读,既清新明快又朗朗上口,无怪乎振翅高飞的白鹭、柳间跳跃的黄鹂那么嫉妒呢。

    需要强调的是,我本身是个职业的报纸副刊编辑,为了让自己编排的版面生动活泼,富有美感,我总要选择许多不同类型的底纹,加在版面的条块之间,以起到一种烘托、点缀、装饰、渲染的艺术效果。在春天,这些层次分明的底纹唾手可得,田埂上吐出新芽的小草、地垄里随意开放的野花、池塘边漫不经心的蝌蚪,无论选择哪一种,都会使这个版面美观起来,生动起来;可是就在我沾沾自喜、准备签发的时候,突然发现春天的版面里还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文章与文章之间相隔的花边,赶紧爬到高处举目四望,那些罗列有致的田埂和潺淙流淌的溪水,不正是我孜孜以求的吗?我将这些告诉给正在努力向上拔节的春笋,发现春笋也情不自禁地张开小嘴,羞赧地微笑起来……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