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白日流云 寒树独摇
德勋伴我行脚路
阿公阿婆更有“精神头”
停下来 倾听一棵树
给春天排版
无标题
图片报道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3月29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停下来 倾听一棵树

 

    □朱宜尧

    从来没想过我的人生中,有树一样的生长经历。有一段时间交给了树,交给了鸟,交给了自然,像树一样,成为一个倾听者,多么美,多么幸福。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学的诗句,面对着风姿绰约的树,几声鸟鸣婉转下来,入了神,忽然想起来。

    静立在树下,透过叶的缝隙,追踪鸟的身影。清脆的鸟鸣是跳动的音符,一会儿忽上,一会儿忽下,一会儿忽左,一会儿忽右。叶片的沙沙声,和着那些跳动的音符,温柔地落在耳边。

    树是有诚意的,也是值得尊敬的倾听者。它站立的姿势,从来不曾动摇,也未曾改变初心。大而不畏,柔软可近,恭恭敬敬,不发一言,从不显露自己而喧宾夺主。树是智慧的。它为自由穿行的鸟们搭建了家,拥有了美妙的音乐才不寂寞。那些鸟们一代唱罢,又一代唱响,宏大且清幽,悠扬或婉转。树收到了如此厚重的礼遇,静静地做个更好的倾听者。它包容着鸟的一切,每一片叶子都为鸟们遮过风挡过雨,看着鸟从斑斑点点的蛋壳里钻出,感受到了生命的期盼与温暖。在练习飞翔摔落的瞬间,又数次用如手的枝叶托起。即使粪便落在了枝叶上,也会若无其事地倾听着。鸟们把树当成了家,当成了游乐场,爱上了博大胸襟的树了。

    爱,是相互的。

    我从来没想过我的人生中,做过一段树一样的人。有这么一段时间交给了树,交给了鸟,交给了自然,闭上了曾经骂过人动过粗发过脾气的嘴巴,像树一样,成为一个倾听者,多么美,多么幸福。我只有一个感受,此时此刻,我就站在苦苦寻觅的美与幸福的音符中。

    我靠着树,坐了下来,微闭双眼,耳朵却是醒着的。我能感受到一个倾听者的温润、深沉、静穆、清幽、稳重、成熟之美。我举目仰望,和树共同完成一个盛大的任务,倾听着来自自然的音符。喔,我细细地分辨,那些应接不暇的音符,或婉转,或跳跃,或清脆,或优雅,或绵软,或节制,真是太好听了,所有的音符都漫步在我的心上,蜿蜒成一句话,一段文字,一个世界,一种美妙。

    从那以后,我不止一次地站在树下,或白昼或夜晚,许多次许多次,去倾听一棵树,仿佛在听智者良言,使凡俗庸常甚至琐碎的日子,有了几分空灵和超凡气息。

    人,怕淹没而夸夸其谈。却未曾想过,学做树,学做倾听的美好与重要。倾听,从来不会被淹没。那是一种姿态,一种优雅,一种胸襟,一种成长。

    这一刻,我才明白,世界需要的不是倾诉,是好的倾听,好的欣赏,好的明了。没有专注的倾听,不会有口若悬河的夸夸其谈。

    一棵树,静默成自己的姿态去倾听,才呈现出别有一番的幽静。一棵树,有过多少次倾听,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才有了耸入云霄的竞相膜拜。

    停下来,去倾听一棵树吧,那里面有无可言说的美好。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