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白日流云 寒树独摇
德勋伴我行脚路
阿公阿婆更有“精神头”
停下来 倾听一棵树
给春天排版
无标题
图片报道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3月29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德勋伴我行脚路

 

    作为秦地后学者,行走台湾,总在匆忙分手作别的当口,想起髯翁,想起于右任先生。直到今次,终于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得以仰望翠湖畔于右任先生雕像,凭吊阳明山于右任先生墓园。

    □商成勇

    翠鸟盘桓在翠湖一隅。一位拄着藜杖雪髯飘洒颤巍巍走来的老翁,身旁飘满悠闲咕咕的白鸽。浓郁的绿白双色,簇拥这位威仪赫赫的尊者。旅者看见,一个伟大的身躯,在恒久辐射辉光。

    作为旅者,脚步悄悄挪至您的身前,生怕搅扰你蹒跚的步履你慈祥的目光。靠近您,是一个秦地后学不期而遇的幸运与奢望,情感的泪瞬间冲决眸堤的向往。旅者知道,奔流不息的淡水河,也这般殷勤地映照着阳明山,映照着山巅上您的茔冢您的风骨您的面庞。

    镜像一尊尊自眼前闪过,一尊尊矗立于历史深处。旅者看见,长安北三原的黄土塬上,驾流云飘飘仙临的孙髯翁,这位您邻居家的布衣国士游子,远隔三千里地山河,已把滇池畔的大观楼,写成横扫绳墨陈规的豪宕长行,骨殖伟烈亘千秋。旅者还看见,昂立落日楼头,栏杆拍遍的他,此刻正与海波天岸的您,历史地对望。心灵的沃野,是家乡五陵塬上青涩芥麦的层浪,在日轮的璇玑中,把关陇染黄。而漂泊异乡的您,在生身最后的决绝里,用颤抖的椽笔,挽起远方。西北望神州,万里风涛接瀛海。长歌一曲抒怅惘,身既死兮,犹可沃醒万刃巍峨,喷薄出太平辞章!这是您的期许,这是您经年成就悲怆裂爆的绝响——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清晨,翠湖周边,大垛葱茏伸摊一派胸襟,一整块天青案牍。葱茏展开您返璞归真的书法诗词古韵新音八扇屏,簇拥您逼真慈祥的雕像。心潮澜涌,难以平静。于是就于默默祷告中,趋近您,仰望您的尊容与雪髯苍苍。

    这是台湾,这是西北望长安最绝美的山,隔河隔海望尽天涯的高山,曾翻卷奔腾着您撇不下的最后挂念和对故乡持久的想象。这思念眷顾难绝的浓情感殇,这化不开的情之深重,庶几谁人猜得透述得详。水天万里的彼岸花,正被和煦的朗日催开。永恒的五岳江河,经年在呼唤您的乳名。这是您的故国山河啊!

    绕过淡水河,连续前行折拐进铺满雾霭的大山。“骏骥”如奔跃的滚滚水头,爆突倒淌,飞腾向上。旅者在“骏骥”脊梁地攀援中竭力想象您的容颜,竭力思索您茔冢的冷凝与形制的模样。

    近了,近了,您,您这巍然屹立青史按剑清八极长吟播诸天的大德先贤,您这一路执着追随孙文先生的风节纲臣,可有第六神觉,您老家秦地后生来看您来了!

    慈祥髯翁,右任公,您是后学心中的标高,您让后学此刻想起张横渠,立德立人立言三不朽的行脚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您就是小乡党晚辈心中立地顶天的栋梁!

    此刻,旅者来到并俯首在您的茔冢碑铭前,静静地感觉您的心音脉动。绕行您长满茂草的茔冢三圈,默望您“望大陆”,细看镌刻您生平事迹的石屏风。那些联句词作,可是对您人生风雨的眷恋?泪眼中,旅者复诵——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正思索想象您的伟赫人生,风雨兼程遥迢路,感受您际遇的酸甜苦辣咸,不觉间,若有神的差遣,山林间飞来一只大个如秀鸟的紫黄蜂,于旅者眼前嗡嗡作声,不歇不停。甚至旅者缓缓绕坟茔踱步,它不离不弃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柔情万种。山,寂清,蜂鸣的声息,似宏慈大音缭绕,完全被旅者舒心接纳。道似行云流水,德若甘露和风。于公髯翁,您是在向晚辈后学述说人生际遇,您这是在嘉勉后学为文做人,抑或是交代晚辈后学回故乡整理收拾既往,将您的端品高格,在人间传扬……

    直到旅者依依不舍行将告别离去,也不见紫黄蜂飞走之意。隐隐约约,影影绰绰中,它仍似在对旅者说话,与旅者心印海峡两岸隔不开的文脉,太浓的血缘,隔不开的太久的历史,太久的心!那诸多的,难舍难分的骨肉相连的亲情事举!

    旅者豁然通达,这蜂,这紫黄蜂,这通人性的神灵使者,它就是在感慨乡党后学前来凭吊,它就是在后学身前左右萦绕盘桓,寄托后学身前事……旅者灵魂于此几乎出窍,似在飞升,似在簇拥您健朗慈祥的胸怀和毅力坚卓的心!一瞬间,这片大山,这片苍雄壮阔的大山敞开斗篷长衫,紧紧裹住晚辈末学,让旅者人身作茧,在学问为人的神力中破茧成蝶,飞上云端,空行浩瀚宇域,直抵三十三重天……

    终于要在万分不忍别离的情绪中,离开您离开阳明山了,千峰秋浦悲愁,万里云垂浮生。旅者于喟叹中仍旧默默,默默地看着您,已然把心中所有对您恭敬的文字,结丝成线,连起绵长的挚情,牵起您温暖的手……

    在故乡,后学一定会敬您三杯酒,拾缀江山万里一片心,出离生死心。

    忽想起髯翁曾书写李太白的章句:

    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

    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

    此情不可道,此别何时遇?

    望望不见君,连山起烟雾……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