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一窗昏晓送流年
你的故乡在哪里
一轮明月洗尘心
雪 之 美
窖藏满满 岁月悠悠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1月11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雪 之 美

 

    □洪 鸿

    雪如天使般地降落到人间,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美。它大度地把那份世人难以捕捉的哀伤悄悄地隐匿、包裹、凝固住,却用一场轻盈潇洒的欢舞,带给人一份轻松、愉悦与欣喜。

    没有任何的征兆,也没有任何的暗示,新年的第一场雪在那个夜里悄无声息地散落下来,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宛若天女散花。不一会儿,天上地下就浑然一体——白茫茫的,一片朦胧。

    人们总爱用“瑞雪兆丰年”之类的感叹来形容雪,或许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存在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与向往。然而现实中的际遇却又往往令人难以企及,所以,我们就自然而然地想凭借身边纯洁而美丽的事物,来倾诉自己内心之中的那份特殊的情感。

    于是,那洁白无暇、自由飘舞着、又恰巧在新年降临人间的雪,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我们憧憬未来、展望新年的一种企盼。

    雨,常常被诗人唤作是天空落下来的泪滴,它总是自怨自艾,如“黛玉葬花”般毫不掩饰自身的哀怨与愁绪,把那份伤感倾情宣泄,似乎要让世人也一起置身于那一片阴郁之中。

    雪则不然。它原本就只是天空里无色的蒸气,最初是以云的姿态来回地自由穿梭,并不奢望有任何的奇遇,只是因为骤降的气温才相互攒聚起来,集结成纯洁无暇的白,如天使般地降落到人间,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美。它大度地把那份世人难以捕捉的哀伤悄悄地隐匿、包裹、凝固住,却用一场轻盈潇洒的欢舞,带给人一份轻松、愉悦与欣喜。

    雪,虽然被风玩耍戏弄,从高空的自由飘渺处跌落下来,可它却从不抱怨这无故的“迫害”;虽然被上天遗弃,失去了在空中自由飘旋的娴静与安逸,可它却从未憎恶上天的不公。恰恰相反,它并不鄙薄自己生命的短促,而是将自身投入大地温暧的怀抱,以消融为最终代价,化为水,凝成冰,为短暂的生命划上了一个永恒的休止,也同时将那份心底的哀伤永远潜藏进那一片渺茫无际的冰岩的覆盖之下。更可贵的是,它以自己的另一个化身——冰,为大地储存起孕育新生命的无尽能量。

    也许,你会觉得它很傻,明知得到的将是无情的冷漠答复,明知飘落将是永远的不归路,却依然无怨无悔,义无返顾地殒身而去。

    “传说中有一种荆棘鸟,它把自己钉在荆棘树最尖最长的刺上,在蓁蓁树枝间婉转啼鸣。它超脱了垂死的剧痛,歌声胜过百灵和夜莺,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一次绝唱,人世间有一种情,就如这荆棘鸟的歌唱,一生只能拥有一次……”

    这是那部被誉为澳洲版的《飘》的小说《荆棘鸟》中,最令我感动的一段话。

    以一场惊世骇俗的壮举,用一次生命中的绝唱,换取无比美妙的歌声,终于博得了世人无尽的感慨与赞叹。生命与荣誉,孰轻孰重?

    无论是英勇的荆棘鸟,还是固执的雪,其实,它们坚守的都是生命的无悔与执着。

    或许,它们也曾留恋在空中生活的那段日子,也曾痴迷于那份自由的安逸,只是,当生命注定要在那一刻终止时,它们没有选择逃避,却以一次无与伦比的美,将生命的华彩永远留存在这个世上,永远铭刻于人们的心中。

    其实,我们都曾有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而努力奋斗的决心,却往往在一阵徒劳无功之后,在遭受到“碰壁”或者失败的结果后,放弃了心中本可以坚守的信念,转而去寻那另一种平庸的慰藉。想想看,即便能够另择蹊径寻找到自我解嘲般的安慰或是疗伤的“解药”,是不是仍会有一种抹不去的不舍的伤痛郁结在心中,令你难以释怀呢?

    荆棘鸟的美在于它绝唱之前,那刚毅的一刺;雪的美在于它扑向大地之前,那一段义无返顾的绚丽之舞。它们共同的美,不是最终的结果,现实中,我们往往只注重结果,而很少在意那一段实现梦想的追逐过程,尤其是一段失意的过程。其实,放下那急功近利之心,尽情地享受一次过程,我们就能够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释然与轻松。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