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一窗昏晓送流年
你的故乡在哪里
一轮明月洗尘心
雪 之 美
窖藏满满 岁月悠悠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01月11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轮明月洗尘心
□丘艳荣
 

    记忆中的月亮总是跟儿时的这首童谣连在一起的——“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我们骑着“白马”,绕着莲塘,在开满韭菜花的童年驻足停留;我们感受着月亮的呼吸,从无忧无虑的童年到百味杂陈的中年。

    童年的月亮有暖的色调,甜的滋味。

    孩童时候的我们并没有多少可以娱乐的活动,月朗的夜晚,邀一些小朋友,在乡村的旷野追逐嬉闹唱歌谣便是快乐的游戏。而大人们呢?则是抬出一张竹床,坐在竹床上,慢悠悠地摇着蒲扇,和左右的人们说说庄稼牛羊,谈谈家长里短。有时也会给安静下来的孩子讲讲故事,那月宫里漂亮孤寂的嫦娥和日日捣药的玉兔就是在这样的夜里知道的。夜在孩子们清脆的笑声和大人们渐起的呵欠声中渐深,小孩子们各自把月亮带到自己的窗前,然后安然入睡。

    少年的月亮开始浅尝了乡愁的滋味。

    十六岁那年,离开了家,独自一人到他乡求学。“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第一次听到这句歌词的时候,是出门求学的第一个国庆假期。一个人站在空空如也的宿舍楼阳台上,仰望星空,弯月如钩,第一次觉得月亮是忧伤的。望着这朦胧的月色,听着这句歌词,泪突然淌了下来。也许成长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那一次远离家乡,留守在校园的时刻是我学着成长的第一步,第一次走出家的羽翼,第一次感受孤独和寂寞,第一次向成长递交请愿书。

    那年国庆,那句歌词,那泓弯月还有那段学着长大的心路历程定格成我年少的记忆。

    年轻时候觉得月亮就像一首情歌。

    看月亮起先高挂在天空,复娉婷而至荡在窗外的树梢尖上,洁白如霜,摇摇欲坠,然后,它竟穿行到了我的木格子窗,似乎要把自己嵌进窗棂里来。我的思念犹如月下的种子,在这样梦一般的意境中疯长。“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多少欲说还休的思念就是如此的萦绕心头,挥之不去。这时,就仿佛听到月亮在唱歌,它在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它在唱“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而今已人到中年,不再轻易言愁。因为谁不在负重前行呢?于是,便在咏月诗中曲折地释放一下自己的内心。

    读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读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读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读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也读刘禹锡的“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或读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时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月亮在天上,也在我的心里。它照亮我的岁月,丰富我的人生。上弦、下弦、圆满;阴晴圆缺的轮回中,铭记着多少的悲欢离合、快乐沧桑和从容坦荡。

    感谢那片月光,感谢自己在繁琐的人生中依然不忘给自己留一点诗意的光芒。仰望苍穹,月亮让我们的内心始终保留着一方纯净,一份诗意和一种追寻。无论生命有多少起伏,无论生活有几多波澜,望一望天上的那一轮明月,你终可以洗去浮躁,回归平静。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质检报刊社 中国质量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

关闭